海外木工 薪酬豐厚 揭開“眾鑫盛航”勞務騙局

2020-01-07 09:56:27 中國國際勞務信息網 點擊數:93


    海外木工 薪酬豐厚 揭開“眾鑫盛航”勞務騙局
    天津北方網訊:剛到而立之年的山東小伙阿寧(化名),懷揣勤勞致富的夢想找到天津的一家“出國勞務”公司。當離異后帶著兩個女兒的他將東拼西湊的三萬多元交給公司時,偶遇的一幕讓他對這家名為“眾鑫盛航(天津)勞務服務有限公司”產生了懷疑,也由此拉開了一場記者多方調查,最終揭開“黑勞務”面紗的序幕。

  山東小伙 落入騙局

  “如果不是恰好遇到有人要求退款,而且僅僅一天就被扣了12000元,我還不會對這家公司產生懷疑。我現在真的不知道該怎么辦了,甚至有一種想從樓上跳下去的沖動。如果上當了,我不知道怎么面對病重的母親,怎么面對兩個女兒。”2019年的最后一天,這個山東大漢向記者講起自己的境遇時,已經是泣不成聲了。

  出生于山東棗莊的阿寧(化名)告訴記者,他最早獲知這家名為“眾鑫盛航(天津)勞務服務有限公司”(下稱公司)可以辦理到澳大利亞出國務工的消息是來源于他們當地的微信推廣號。查看這家公司推送的微信發現,這家公司宣稱在為澳大利亞家具廠招聘20名木工。招工簡章上顯示,能到澳大利亞家具廠出國務工的木工條件并不是很高,只需要有兩年工作經驗,可以熟練使用木工機械就可以了。不過看到工資報酬和待遇時,讓阿寧的血壓瞬間飆升。不僅每天工作8小時,每周雙休,免費食宿,還有每年14天到30天的帶薪年假。更讓阿寧興奮地是,月薪竟然高達人民幣4.5萬元。從十六歲就開始做木工的阿寧此前也曾經在上海等地的家具企業打工,每月也能拿到八千多元的工資。但月薪4.5萬元對于阿寧來說,無疑是個遙不可及的夢想。

 

  一番聯系之后,2019年12月29日,阿寧來到了天津,準備轉天參加公司面試。第二天一早,阿寧就迫不及待地按照此前工作人員告訴他的地址,來到了河東區萬達大廈B座的13層。而此時,除了能看到公司墻上“勞務服務”幾個大字外,還沒有人上班。直到9點以后,二十多名男男女女陸續來到這里。見到公司竟然有這么多員工,阿寧的心里還暗自為這家公司有實力豎起了大指。

  經過一名自稱蘇經理的人面試,阿寧又見到了公司的李總。李總告訴他,只需要四十五天左右的時間,他們公司就會幫助他完成所有的赴澳大利亞出國務工的全部手續,還會送他上飛機。到了澳大利亞后,會有專門的律師接機,并全程安排他見到雇主,簽訂勞務合同。不過,這期間的費用可也真不少,需要32300元。和月薪45000元比,這三萬多元中介費顯然是九牛一毛了。不過,這三萬多元對于阿寧來說,也不是一筆小數目。母親一直病重家里沒有錢,阿寧只能向朋友借,還允諾了一些利息,保證幾個月就會歸還。

  而讓這名小伙產生質疑的,還是他恰好遇到的一件事。就當將東拼西湊的三萬多元交給公司后,興致勃勃的阿寧準備離開,一名前來退款的山西姑娘的遭遇給了他當頭一棒。阿寧介紹說,這位山西姑娘是2019年12月28日去參加的面試,繳納了29800元。29日,這名女子就表示不去了,找到公司要求退款。誰知道,公司告訴她面試交款后,公司已經將這位女子的相關材料報送上去了。如果要退款,只能退回18000元。30日當天,這名女子是趕到公司來交涉的。僅僅一天時間,就被扣掉了12000元,這家公司也太黑了。這個時候,阿寧也隱約感覺到了不對勁。無奈之下,他給本報打來了求助電話。

 

  記者調查 公司“異常”

  按照阿寧提供的情況,記者先查看了該公司的相關信息。查看營業執照時記者發現,注冊地點是在河西區友誼路的某大廈內,注冊資金還挺唬人,顯示是一千萬。不過,記者從河西區市場監管局查詢發現,去年,由于注冊地點根本找不到這家公司,已經將這家公司列為了“異常”。不僅如此,市場監管執法人員還告訴記者,這家公司的營業執照上標明“勞務服務”的同時明確注明了“勞務派遣除外”,所以這家公司是根本不能將人員輸送給國外企業傭工的。

  現場辦案 問題多多

  1月3日10:00左右,記者來到了河東區萬達大廈B座13層。剛剛下了電梯,就看到了“勞務服務”四個碩大的字。走進公司,不遠處的兩個易拉寶印有“出國就業不是夢、出國就業合作共贏”等字樣。遠遠可以看到,公司大廳里確實坐著二十多名男女員工,有些還在接聽電話介紹業務。在確定這就是“眾鑫盛航”公司后,記者借口離開。

  到大樓外,當記者準備聯系屬地市場監管部門時,恰好河東區市場監管局上杭路監管所和公安河東分局上杭路派出所的多名執法人員出現。詢問得知,當天他們兩部門正是聯合要對萬達大廈內的企業情況進行巡查。聽完記者提供的情況,執法人員決定放棄原先的計劃,直接來到了13層。

  執法人員亮明身份,在場工作人員表示,公司負責人并不在,只能進行聯系。在等待負責人的過程中,記者對多名工作人員進行了采訪。得知,他們最早的是去年7月份入職這家公司,只知道公司專門為他人辦理出國務工。公司分工很細,初級人員只負責接聽電話和預約來面試的人。等面試的人來了,則由所謂的經理簡單面試,其實只是走個過場。所有來面試的人其實都能通過,接下來就是由所謂的公司“老總”來接待慫恿簽單交錢。像阿寧此前見過的蘇經理、李總就是這樣的人。記者詢問他們,幾個月以來,他們公司是否有將工人成功送到國外的案例時,受訪員工都搖搖頭表示沒聽說。更有甚者,記者詢問他們是否看過這家公司營業執照,是否確定這家公司能做國外的勞務輸出時,這些員工也都搖搖頭,表示根本沒見過營業執照。

  等待了一個多小時后,一名自稱公司負責人,三十歲的山東男子張先生趕到公司。見到市場監管人員,這名張先生表示,對于公司異地經營的情況他是清楚的,已經委托第三方公司在做變更。對于如何將簽約人員送到澳大利亞去出國打工,張先生先是表示會給這些人辦一個旅游護照到泰國,再通過泰國的關系送到澳大利亞去。當執法人員詳細追問相關細節時,張先生才意識到自己可能說走了嘴,保持起了緘默。

 

  公司負責人在接受多部門調查。

  鑒于涉及國外勞務,民警立即聯系了河東區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一個小時之后,人社局兩名執法人員趕到現場,首先詢問該公司是否取得了境外出國勞務的行政許可,張先生表示沒有,隨后,執法人員又要求提供具有境外出國勞務服務公司的授權或者境外用工企業招聘員工的授權。面對專業執法人員,張先生再也無法保持沉默,只能說出實情。原來截止到目前,張某根本沒有取得任何一家具有境外出國勞務公司的授權,也沒有任何一家境外企業授權他在國內招人。至于所謂取道泰國到澳大利亞出國打工,也只是他如今正在運作的事情。至于已經運作到何種程度,也只能憑張先生紅口白牙了。

  河東人社局監察科周科長介紹說,根據由人社部、公安部和國家工商總局聯合頒布的《境外就業中介管理規定》,只有經過人社部門和公安部門嚴格審批取得境外就業資格許可證的才能從事境外就業中介服務。像這種連境外用工渠道還沒有落實的中介機構根本不可能成功將工人輸送到境外,合法傭工。到頭來,這些交了錢的應聘者很可能是竹籃打水一場空。在此也提醒廣大出國打工應聘者,一定首先要查看中介機構的出國勞務資質,千萬不要被“高薪”這個餅沖昏了頭腦。鑒于案情復雜,張某隨后被公安部門帶走進一步調查。

  截至發稿時,在公安部門的多方工作下,阿寧繳納的全部費用已經被退回,其他受害人的損失還在進一步處理中。張某的行為是否涉嫌觸犯刑罰,公安部門也在進一步調查中。

(佚名)


標簽: 出國勞務 出國勞務信息 出國務工 出國打工 海外 木工 騙局

行業動態»行業訪談  最新文章
行業動態»行業訪談  熱門閱讀
七星彩带坐标走势图 广西十一选五开奖记录 辽宁十一选五多会开始 黑龙江p62 幸运快三正规大平台 七乐彩 秒速快3开奖网 下载四人真人打麻将大众麻将 快赢418泳坛夺金 全天幸运快艇pk10计划 大赢篮球即时比分 广西快乐10分说明书 福建22选5中几个有 麻将怎么玩儿 银川沐足中心 打麻将游戏 秒速飞艇精准一期计划